在知識產權的應用管理中,轉讓管理是一個重要方面,越來越受到知識產權主體的重視。知識產權轉讓是無形財產交易的主要形式之一,在無形財產交易中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特別是隨著知識經濟時代的到來,企業、事業單位和個人的知識產權意識增強,知識產權轉讓在知識產權應用和管理中的重要性日益凸顯。

什么是知識產權轉讓?我認為,所謂知識產權轉讓,是指依照有關知識產權轉讓的法律、法規和雙方簽訂的轉讓合同,將知識產權權利人從轉讓方轉讓給受讓方的法律行為。在沒有特別說明的情況下,本條所稱知識產權轉讓僅指合同轉讓,不包括因繼承、繼承等方式發生的轉讓。由于知識產權包括專利權、商標權、著作權等形式的知識產權法律保護,根據知識產權的不同類型,知識產權轉讓包括四種形式:專利權轉讓、商標權轉讓、著作權轉讓和其他知識產權轉讓。從知識產權的具體權利來看,知識產權轉讓包括所有權轉讓和使用權轉讓。我國現行的知識產權法,包括專利法、商標法和著作權法,都對知識產權的轉讓建立了相應的規范。在知識產權市場交易實踐中,知識產權轉讓越來越活躍,大大提高了知識產權的利用率,給知識產權人帶來了轉讓利益。就企業知識產權管理而言,通過知識產權的轉讓,可以為企業創造利潤,從而提高企業的經營效率。本文擬通過對知識產權轉讓的法律性質和價值進行簡要分析。

知識產權轉讓的法律性質是什么?我想談談它的法律特征及其意義。知識產權轉讓作為知識產權申請的一種重要形式,可以從法律關系的角度、法律行為的角度、法律制度的角度來觀察其特征。從法律行為的角度看,我認為知識產權轉讓具有以下特點:

知識產權轉讓以現行法律法規和轉讓合同為依據。知識產權轉讓不是轉讓人和受讓人的任意行為,只能在現行法律法規和當事人簽訂的有效轉讓合同框架內進行。一方面,知識產權的轉讓必須符合現行法律法規。這是由知識產權的性質和轉讓管理決定的。知識產權具有無形性、排他性、時間性和地域性,不同于一般的有形財產。因此,權利的轉讓必須符合法律法規的規定。例如,設立專利轉讓合同,必須經**知識產權局專利局登記、公示后生效。全民所有制單位的專利權轉讓,必須經上優等主管機關批準。中國單位和個人向外國人轉讓專利權,必須經國務院有關主管部門批準。由此可見,知識產權轉讓不僅是一種簡單的私法行為,而且具有公法色彩。知識產權管理機構在知識產權轉讓中也發揮著重要作用。另一方面,知識產權轉讓實質上是一種權利轉讓合同,實質上是權利主體的變更。因此,它必須遵守雙方簽訂的法律,有效的轉讓合同。

如上所述,知識產權轉讓是一種法律行為。那么,這種以權利轉讓為主要內容的法律行為是什么樣的法律行為呢?這應當從知識產權的性質和知識產權轉讓行為規則的性質來討論。

一般來說,知識產權是無形的,是一種無形財產。權利客體的非物質性是知識產權區別于財產所有權的本質特征??梢哉f,知識產權的客體是知識產品。但理論界也有學者對此提出了異議。他們認為,知識產權和物權之間的區別并不重要。在傳統民法理論中,物權客體是有形的,但“有可能打破或適當打破德國100年前創立的完全封閉的物權制度,確定非物質財產以外的無形財產可以成為物權客體是民法和物權法的一個進步。[1] 筆者認為,知識產權的無形性與傳統物權競買的有形性之間的區別,并不影響交易中兩者的私法關系。也就是說,知識產權雖然是無形的,但本質上仍是私有的。私權交易應遵循私法規則。從現行的知識產權法律法規來看,知識產權轉讓規則雖然帶有一定的公法色彩,但根本掩蓋不了私法的屬性。在知識產權轉讓實踐和糾紛解決法律適用中,既有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的適用,也有合同法的適用。因此,無論從知識產權的性質還是知識產權轉讓行為規則的性質來看,知識產權轉讓的法律性質都應界定為私權轉讓行為,實質上是一種民事法律行為。

將知識產權轉讓的性質界定為民事法律行為,不僅具有理論意義,而且符合物權法、債權合同法和知識產權法的相關規定,有利于知識產權的適用。在現代知識產權管理中,公法干預過多會給知識產權自由貿易帶來沖擊,不利于知識產權的_限度運用,不利于激發權利人創造新知識產權的積極性,但對知識產權轉讓的限制。在現代企業制度中,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重視知識產權的自主創新和應用管理,將知識產權轉讓視為一種以私權轉讓為內容的民事法律行為,有利于知識產權權利人按照自己的意愿,按照自愿、平等、等價有償的原則,自主轉讓知識產權,提高知識產權率的推廣應用效果,促進知識產權制度創新知識產權對科技進步、企業效率的提高,具有不可忽視的重要現實意義。

知識產權轉讓的價值可以從知識產權交易和知識產權管理兩個方面來分析。認識知識產權轉讓的價值和意義,不僅可以為知識產權權利人特別是企業提供一種新的知識產權轉讓理念,而且可以為知識產權管理者重視和促進知識產權管理提供一種新的思路轉移。

 知識產權轉讓的價值分析之一:從產權交易的角度。如上所述,知識產權轉讓是一種以私權交易為法律內容的民事法律行為。這種性質的界定突出了知識產權轉讓的民事交易性質。筆者認為,從知識產權交易本身來看,知識產權轉讓具有以下重要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