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到達后,我們參觀了他們在這里的一些項目。_的特點是他們在這里培養了很多藝術和音樂項目。我印象深的是兩家企業,一家是金屬絲制作的藝術品,另一家是工藝設計申請各種版權。其余的還有音樂制作、視頻制作、演出和跨境電子商務。其中大部分是文化和創意。作為廣東省創意經濟研究會會長,我很高興看到有一些文化項目在相對落后的地方出現,這些項目很有可能獲得未來的增長點。但與此同時,我們也注意到他們的項目中存在一些問題,這些問題相當嚴重。一是實現了5000萬元的手工藝品項目,沒有正式的場地。他們的作品很漂亮,但生產環境很分散,很難看出工廠的優勢。另一個問題是,他們非常積極地申請版權,但轉型沒有進展,這令人擔憂。

基地在版權或其他知識產權的服務申請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并邀請了幾家第三方合作單位幫助師生申請知識產權。但申請知識產權的更大動力來自學校對已批準的知識產權的獎勵。即使沒有轉化的知識產權,仍然有很好的收益,使知識產權具有私有權的性質,成為一種公共財產——個人只有收入,沒有熱情轉化為真正的生產力。學校是從哪里來的?我記得有些形式對專利、版權等知識產權有要求,但對轉化沒有要求。如果對一所大學進行評估,只使用這種過程指標,那么學校就愿意投資于能夠提供過程指標的人和事,因為這樣,學校就可以通過過程指標獲得高度評價和相關利益。

在我看來,積極申請知識產權是否是件好事并不好,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對社會有害。知識產權是一種權利。它具有新穎性、開放性和經濟性三大特征。經濟意味著這項權利的獲得需要付出代價。不獲得某種權力似乎是不合理的。至少不能彌補管理這種權力的成本,但更重要的是

更重要的是,這種權力是為了保護后續利益。沒有后續利益的知識產權應該沒有價值,但恰恰相反,它是有害的。知識產權是專有的。一旦申請,其他人就不能申請。如果他們使用它,他們必須支付它,這樣他們才能彌補應用的成本和對知識產權的研究和開發的投資。如果改造后的效益很高,也能激發發明家的積極性。這種熱情不僅包括研究的熱情,還包括應用的熱情。使用不同的知識產權戰略也應基于對這種利益的判斷。無論是適用范圍還是適用類別,都應以利益_化為基礎。如果申請人沒有轉移知識產權的動機,而只是申請和保護知識產權,則是對社會的侵犯,不能真正保障個人的利益。

為什么大規模的知識產權閑置?除了學校獎勵足夠發明人有興趣外,他還會做合理的計算,因為他會平衡獎勵和銷售的時間消耗。當他們覺得自己的時間被投入到創造更多的利益上時,他不應該做買賣。他創造知識產權的能力越強,出售知識產權的能力就越弱。一旦有了一些制度來保護他的利益,他只會創造和應用,而不是出售。

通過這種方式,預計需要一個成本較低的人來幫助他出售知識產權。他為什么不讓別人賣呢?應該是,銷售知識產權的平臺還沒有找到,甚至根本沒有建立起來。如果有這樣一個平臺,但創造知識產權的人并不知道,可能的原因是他不賣,得到自己滿意的利益,而分配給知識產權平臺的利益和他所花費的時間成本讓他覺得不配。

如果人們意識到申請知識產權而不加以改造對社會不利,那么就必須從三個方面著手:一是幫助知識產權申請人提供銷售服務,這應該成為孵化器的重要責任。我們的社會創造了越來越多的創造者,應該為社會所用。孵化的重要任務是使這些成果盡快顯現出來,為社會帶來效益。如果發明人自己做不到或者經濟上做不到,他必須有公共或私人性質的外部支持。相比之下,私人更有效率,因為他們不僅有動機,而且應該有手段。他們將面對市場的偶然性,靈活應對各種變化。二是調整知識產權應用激勵機制。過度的應用激勵會誘導人們去應用,減少知識產權的閑置,使智慧成為創業行動。要平衡應用激勵和轉化激勵,減少應用激勵,即鼓勵人們的知識,至少降低人們的應用熱情,使更多的知識處于自由狀態,而不是財產所有權狀態。三是鼓勵轉化,獎勵轉化后的知識產權,即使轉化收益不大,也能滿足轉化利益。

相比之下,_種選擇更為合理,這意味著政府干預更少,包括激勵和市場優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