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產權法治現代化的一個基本方面是司法專業化和一體化。檢察機關要充分發揮“檢察一體化”制度的優勢,與法院“三審合一”的知識產權審判模式相銜接,建立健全專門檢察院的管轄權,或者在一般檢察院設立專門的內部機構或者辦案組織;打破內部機構的界限,建立健全公訴機關與民事行政檢察機關的相互協作機制;規范跨地區、跨地區的知識產權案件處理機制。

完善醫藥領域知識產權保護“兩法銜接”機制

醫藥領域知識產權保護與執行的銜接機制需要多學科分工協作。各主體在信息共享的基礎上,按照法定的權利和責任以及職能定位履行公務,形成打擊***犯罪的合力??梢钥紤]修改相關法律法規,修改行政處罰法和刑法的相關規定,實現罰款和罰金的有效扣除。

我國知識產權保護采取雙重保護制度。行政權和司法權屬于不同的權力體系。它們之間存在著權力重疊的自然區域,這是兩種權力博弈的焦點。檢察機關要建立“準確監督”和“全程監督”相結合的監督模式,進一步完善案件移送制度,主動及時糾正違法行為。

***領域知識產權保護“兩法銜接”,不僅需要注重制度建設,更需要注重制度運行的實際效果。比如,**各地都建立了“兩法銜接”的信息共享平臺,但平臺數據錄入不完整、準確的問題一直存在,影響了檢察監督的效果。這就需要深入研究如何完善檢察監督模式,使執法機關和執法人員既能感受到檢察監督的有名,又能感受到檢察監督的善意,并根據執法人員的主觀意愿,提高執法人員的數量共享。

刑法需要關注醫藥領域知識產權保護與藥品安全的交叉領域,如生產、銷售假藥罪,這可能既涉及知識產權保護,也涉及藥品安全保障人民健康權益。面對嚴峻的藥品安全形勢,要學習刑法在食品安全領域的規定,構建嚴密的法律保障網絡。刑法第408條規定了食品監管瀆職罪??紤]到食品藥品監管部門和工作性質的相同,可以在藥品監管中增設一種特殊的瀆職罪,區別于一般的瀆職罪。

為解決醫藥知識產權保護區域合作薄弱的問題,檢察機關可以探索建立聯動整合機制,統一區域藥品知識產權保護和執法的司法標準;建立辦案協作機制,探索和推進藥品知識產權遠程執法案件需要法律和司法協助,解決地方知識產權保護問題;建立檢察信息資源共享機制,加強案件信息、辦案數據、潛在風險、先進經驗、違法犯罪動態的信息交流與共享。